返回列表 发帖

中国古代青楼女子的节操观

文/乐云
中国有话俗话:“当婊子还要立牌坊。”其意是,作为一个人尽可夫的妓女,又何谈守节呢?又曾经有个笑话,说的是杨士奇等三位内阁大学士请三陪小姐齐雅秀陪酒,齐雅秀来迟了。三位大人问何故迟到?齐雅秀答道:“在家看《烈女传》!”三陪小姐看《烈女传》,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?三位阁老笑说:“母狗不得无礼!”齐雅秀也不示弱,答道:“我是母狗,各位便是公猴(侯)!”虽然是笑话,但却暗示一个道理,即妓女是谈不上守节的。
但我们是不是可以说,传统社会加诸于妇女的三从四德观念,到妓女那里便失去了效用,她们不必像良家妇女一样遵守节操呢?可惜历史证明这更多只是假设。
妓女的产生,来源于男人的婚外性需求,为了满足他们的私欲,男人可以在道德上开一个小小的口子,那就是青楼女子可以暂时抛弃贞操观念,以她们的倚楼卖笑,曲意逢迎为男人服务。然而,在一个礼教深严的社会,女性的贞操观念已经深入人心,形成人们评判女性人生价值的重要工具。在这种浓郁的舆论氛围下,贞操观念毫无例外地波及到青楼,冲击着妓女本来就脆弱的心理防线。一方面要青楼卖笑,成为男人寻欢的玩偶,另一方面,她们内心深处又潜藏着强烈的贞操观念,现实令她们左右为难。
其实,妓女的节操主要来源于男人的心理需要。对于妓女,男人心理是复杂的,一方面,男人希望妓女能卖弄风骚,但另一方面,又盼望她们只对自己如此,而不是对所有的男人,因为如此一来,他们的成功感与征服欲会大大降低。所以嫖客在嫖娼时,经常会向妓女提一个很傻的问题:“你出来做时间不长吧,这是你的第一次吗?”狡黠一点的妓女肯定会撒娇地说:“我刚刚出来做,什么都不懂,还希望你能温存一些!”她们通常会回避“第一次”的问题,因为这其中造假的成份也太大了些。但“入行不久”的承诺,往往还是能满足男人的某些心理需要。从这个意义出发,我们便会明白男人碰到一个等待“开处”的妓女时,他内心是如何的渴望。
对处女的渴望促成了家妓的产生。
家妓严格上说并不是真正的妓女,因为她主要为主人服务,她是主人的“私人专车”,而不是“公共汽车”。但她们的身份却如同妓女,她们一般是花钱买来的,被主人养在深宅大院,又不是主人家的妻妾,没有正式的名份,她们只是主人的玩物,或者男人们觥筹交错间的赠品。
然而一旦大祸降临,家妓的主人遭遇大难,她们的命运便非常悲惨。通常情况下,她们会被转卖,成为另一名主人的玩偶。而不幸者,更会成为男主人的陪葬品,结束青春年华的生命。晋代的绿珠便不幸成为这出惨剧的主角。
绿珠是大富豪石崇的家妓,美艳异常,深受石崇的宠爱。一次,朝廷当权的赵王司马伦听说绿珠的美色,派使者去石府索人,威逼石崇将绿珠让给他。谁知石崇是死脑筋,对使者说:“我家里的所有女人都可以让出来,但绿珠不行,她是我的命根子!”赵王听说石崇违抗自己的旨意,非常生气,于是找个理由将石崇杀了。石崇临死前,对绿珠说:“今天我为了你获罪,你该怎么办呢?”绿珠坚定地说:“妾当效死君前,不令贼人得逞!”说罢,坠楼而死。一个视女人为草芥的男人,竟然因为一位女人而死,西瓜与芝麻的份量,只怕石崇并没有掂量出来。
如果说家妓的殉葬更是无奈的话,那么青楼女子的主动殉情则更添悲壮色彩。唐代的关盼盼曾是红极一时的名妓,从良后嫁给徐州“警备司令”张愔为妾,虽然老夫少妾,倒也恩爱异常,其乐融融。然而不久张愔病死,关盼盼只身移居徐州郊外的燕子楼,矢志为亡夫守节。一名年轻漂亮的寡妇,又曾做过妓女,关盼盼的守节确实令人感动。然而即便这样,“寡妇门前是非多”,来自社会的流言蜚语还是令她喘不过气来。一次,大诗人白居易赠给关盼盼一首诗:“黄金不惜买娥眉,拣得如花四五枚。歌舞教成心力尽,一朝身去不相随。”意思是,你关盼盼既然能为张愔独守空房,那何不再进一步,从而留下贞节烈妇的美名,功德圆满呢?关盼盼接到白诗,彻夜不眠,从此绝食,可怜一代佳人,魂断燕子楼。
我们无法批评白大诗人,因为在他看来,为夫殉情守节,那都是女人的美德,值得大书特书。然而一个如花的生命就这样香消玉殒,让后人在惋惜她之余,对这种制度的合理性提出疑问。
如果说,绿珠与关盼盼的死是被逼无奈的话,为有情郎殉情则成为某些妓女的自愿选择。
宋代的长沙妓是个文学爱好者,尤其钟情于秦观(字少游)的诗词,家里到处都是秦观的诗集与字画,是秦少游不折不扣的“粉丝”。一次,天缘巧合,秦大诗人路过长沙,慕长沙妓的艳名,登门拜访。本来,秦诗人只不过狎游一番,排遣一下被贬的烦恼,山野粗鄙之地,又哪里有真正的知音?谁知,两人甫一接触,便如逢知音,越说越投机。尤其是当秦诗人看到书案上竟摆着自己的词集时,不竟对她另眼相看。于是秦诗人故意试探长沙妓:“娘子偏爱秦学士词,可知他为人如何?”长沙妓答道:“秦大诗人是著名作家,我的偶像,像我等文坛的小字辈,我又不住在大城市,哪里有机会一睹明星的文采?不过我猜他一定长得很帅,气质高雅,才华横溢吧!”这番恭维倒是让秦少游很受用,于是再问:“那你想不想和你的偶像见见面呢?”长沙妓答道:“若能见上一面,让他给我签个名,就是马上让我去死,我也心甘了!”秦观大笑,说:“死就不必了,我乃号称江南第一才子的风流才子秦少游是也!”长沙妓知真是偶像来见,惊喜万分,忙呼母出,将家里舍不得喝的五十年的女儿红拿来孝敬秦观,侍奉得秦大诗人沉醉在温柔乡里,差点不识回家的路了。
可是,从来露水姻缘都不长久,秦观终于要走了。谁知长沙妓却决心为偶像守节,她说:“秦大诗人你有王命在身,不能久留,我是妓女,又不能跟从你。但我的心早已随你而去,你走后,我一定闭门谢客,等待你的归来。”可惜一去数年,秦观病死于岭南。当长沙妓听到秦观去世的噩耗,悲痛欲绝。于是身着重孝,行数百里至岭南藤州拜见秦观的灵柩,哭守数日,竟一恸而卒。
不管是被动替主人守节,还是主动为情人殉情,传统的贞操观念像一只无形的手,死死地攥住青楼女子的命运。虽然身处青楼,但她们又是女人,因而比男人要承受更多的压力,尤其当国亡家变之际,她们的一言一行,更是被放大到为国殉节的高度。
所谓节操,本义是指政治上和道德上的坚定气节和操行。中国古代社会,男人是政治生活的主角,道德法庭的制定者与评判者,节操是他们在社会赖以生存与立足的护身符。然而不幸的是,每当朝代更迭之际,当生命受到直接的威胁时,许多男人的节操被抛到九宵云外。反倒是平日被他们视为贱物的青楼女子,操守高洁,临难不苟,以自己卑弱的生命,谱写出一曲曲以死抗争的慷慨悲歌。
所谓覆巢之下岂有完卵?当国家危亡,生命如草芥,男人尚难自保,何况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呢?江南名妓葛嫩因丈夫孙临兵败被俘,敌军将领看中她的美色,欲与她交欢,葛嫩临危不惧,大骂敌将厚颜无耻,咬破舌头,含血喷面,以死殉节。另一位江南名妓李香君,与名士候方域缔结情缘,临终前托人捎书侯方域,说:“公子当为大明守节,勿事异族,妾于九泉之下铭记公子厚爱。”秦淮名妓柳如是,曾劝夫君钱谦益自杀殉国,并愿在阴间相伴左右。在妓女与男人的较量之中,妓女表现出更胜于男人的识见与义烈。
值得一提的还有一位不知道姓名的妓女。清军南下后,她对那些嫖过她的人说自己想殉国难,嫖客们都嘲笑她,一个朝秦暮楚的妓女怎么会为国殉节呢?中秋之夜,她租船邀客,泛游太湖,观赏明月。此时,皓月当空,嫖客们在船头畅饮。该妓凝视水中的月影,忽然感叹起来,放下酒杯,纵身跳入深流处,众人相救不及,她溺水而死。
“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。”对于青楼女子来说,国家大事离她们遥不可及,因而她们无须为此承担任何责任。然而长期与读书人的耳鬓厮磨,使她们逐渐认同读书人的节操观念,并奉为人生的圭臬。而不同于读书人的是,由于长期沦落风尘,她们对苦难的承受能力远远强于男人,因而当经受国破家亡的考验时,她们能坚持大义,慷慨赴死。而许多读书人,长期的冶游纵欲、怡情花柳掏空了他们的身体,销蚀了他们的意志,最终只能躲进小楼,苟颜残喘!
咨询罗鸣老师 QQ:649633198 ҷϢ
起卦要求:
1、起卦的过程要求集中精神,不能分心。
2、起卦的时候不能有祈求好结果的心态。
3、起卦的数字要随心想出来,或者在默念自己要求的事情两次之后,随意在键盘上敲出几个数字来。
4、起卦的问题应该是一句话,而不能是一个词组,比如“姻缘”“事业”。
5、付款预测请联系罗鸣老师QQ:649633198 微信:w649633198

返回列表